今天是: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邮箱|多点信息报送系统|  信息检索:
  • “我的父亲是南侨机工”——访《南侨颂》创作人陈达娅

    来源:程三娟 2018-09-26 14:07:00

      “高黎贡山云雾绕,澜沧江险波涛涛,怒江天堑运输线,崎岖艰险抗战路……”

      9月3日晚,昆明抗战胜利纪念堂传出时而高亢、时而平缓、时而深情的音乐与歌声。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滇缅公路通车80周年的爱国主义情景组歌《南侨颂》正在这里上演。
      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全面入侵中国,到1938年底,中国半壁江山被日军占领。国难当头、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在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的号召下,来自马来亚(包含如今的马来西亚、新加坡等)、泰国、缅甸、越南、菲律宾、印尼等地的3200多名南洋华侨青年机工,放弃国外优厚的生活条件,参加了“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在当时我国与国际联系的唯一交通要道——滇缅公路上运输物资、抢修车辆。这些南侨机工中,有1800多人长眠于祖国西南边陲的土地上,也有一部分人回到了南洋,还有一部分人留在了云南。
      《南侨颂》通过交响合唱和情景组歌的形式,饱含深情地艺术再现了这段历史。《南侨颂》的文稿创作人叫陈达娅,她的父亲陈昭藻正是一名南侨机工。
      “父亲在世时,我们几乎没有交流、没有沟通,他也从未主动说起过他的特殊经历。”陈达娅说,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父亲一直被认定为有海外关系的复杂人员,这对他们家影响很大,也使得积极要求进步的她处处碰壁,给她的童年、青年带来了阴影,她为此怨恨父亲,刻意和他保持距离。
      “父亲1987年过世,1989年昆明西山南侨机工纪念碑落成时,我才隐隐约约知道了父亲是一名南侨机工。”陈达娅讲述,2000年,她和几位健在的南侨机工重走了滇缅公路,才开始真正触碰南侨机工这段历史,开始重新认识父亲。
      “从2004年起,我几乎把所有的空余时间都泡在档案馆里。我阅读历史档案,阅读有关南侨机工的书籍,收集整理父亲和南侨机工史料……”陈达娅说,在查阅南侨机工档案的过程中,父亲的形象在他心目中渐渐变得高大起来。
      陈达娅讲述,她的父亲出生在海南岛,16岁时,由于家中生活贫寒,父亲与同乡结伴,离别了家人,到新加坡(当时的马来亚)去投奔哥哥。20岁时,他便具备了相当熟练的机械维修及汽车驾驶技能,并在那儿成家。1939年,身在新加坡的父亲得知招募机工回国抗战的消息后,与20多名海南同乡一起报名参加“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当时征召服务团有年龄限制:20至40岁。父亲当时已39岁,他怕报名后落选,把年龄改成32岁。那时,父亲在新加坡的妻子已经病故,只有一个不满10岁的女儿与他相依为命。为了回国支援抗战,他买了张船票,把女儿送回海南交给祖父照顾。
      “抗战结束后,父亲因错过返回新加坡的机会,最终留在昆明。后来,他认识了我的母亲,成家定居昆明。”陈达娅讲述,在她的记忆中,父亲总穿着一身单位发的劳动帆布衣服,家里的生活一直很清贫。后来,父亲因南侨身份,遭受长达多年的劳动隔离改造。直至1973年恢复自由,父亲才得以返回昆明和他们团聚。
      在整理南侨机工史料过程中,南侨机工的形象在陈达娅心中变得丰满鲜活。
      长达千余公里的滇缅公路,跨越了地质情况极为复杂艰险的地区,加上敌机狂轰滥炸,路塌桥断,险象丛生。南侨机工翁家贵在保山的婚礼与硝烟擦肩而过,成为抗日救国中一段特殊而传奇的婚礼;罗开瑚、罗豫江、罗豫川叔侄三人同赴国难,叙写了一页悲壮的传奇。据《华侨先锋》记载,南侨机工在滇缅公路,平均每天输入军事物资达300吨以上。从1939年到1942年,共抢运军需物资近50万吨,15000辆汽车,运送远征军达十万人次。之后,又加入驼峰飞虎队、印度远征军协同作战……
      这些年,陈达娅一直致力南侨机工历史研究。她与另一位南侨机工后人一同编写了书籍《再会吧南洋》《南洋1939》,还远赴海外父辈当年生活过的地方讲述南侨史,推动成立云南南侨机工学会,推动海南建成南侨机工雕塑,筹资编排并演出了情景组歌《南侨颂》,把父亲和战友的故事讲述给后人,让更多的人知悉并铭记那段历史,让爱国主义精神永远传承。
      从耻于谈及父亲南侨机工的身份,到自豪地宣称“我的父亲是南侨机工”,陈达娅对改革开放最深刻的体会,就是通过改革开放,“海外关系”得到充分肯定,华侨华人的权益得到更多保障,华侨华人作用得到更好发挥。“没有改革开放,我们就不可能在这里讲述南侨机工的历史;没有改革开放,海外华人就不可能重走滇缅公路,缅怀这段英勇悲壮的过往;没有改革开放,《南侨颂》也不可能走出国门,在华侨华人中引发强烈的情感共鸣。” 
      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陈达娅认为,“海外关系”不仅是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独特机遇和重要资源,也是未来改革开放深入推进的强大动力和重要优势。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中,“海外关系”必将凝聚起更多华侨华人的力量,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程三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