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邮箱|多点信息报送系统|  信息检索:
  • 读史|看早期中共地方组织在昆明如何开展民族工作

    来源:昆明市委统战部 2018-10-12 14:41:00

      1926年11月7日,第一个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在昆明建立后,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对民族理论与政策开展了许多探索。
      一早期中共地方组织在昆明的建立及其发展
      1926年11月7日,李鑫、吴澄、周霄、杨静珊4人在昆明市平政街节孝巷24号(今55号)周霄家里召开第一次党员会议,会议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云南特别支部,吴澄任特支书记。
      1927年3月1日,在中共云南特别支部的基础上,成立中共云南特别委员会,王德三任书记。1927年12月8日至9日,中共云南特别委员会在昆明召开扩大会议,特委书记王德三传达了中央八七紧急会议决议及告党员书。为适应斗争形势和组织发展的需要,会议决定健全领导机关,选举产生了中共云南临时省委,书记王德三。
      1928年2月,王德三到上海向党中央报告工作,后又被指定为云南代表参加在莫斯科召开的中共第六次代表大会。省临委的日常工作由赵祚传主持。1928年4月,省临委召开扩大会议,决定由赵祚传、吴缉熙(吴少默)、吴澄三人组成中共云南省特别委员会,赵祚传为书记,1928年6月赵祚传被捕牺牲后,由吴澄负责。1928年10月13日,省特委在蒙自县查尼皮召开中共云南第一次代表大会。组成中共云南临时省委,书记陈廷禧。
      1929年1月19日,为了全面贯彻“六大”精神,健全和加强党的领导,省临委在昆明召开扩大会议,会议改选了中共云南临时省委,张永和为临委书记。同年5月1日,根据中央的建议,改由王德三任书记。
      1930年1月28日,在昆明召开省临委扩大会议,会议正式选举产生了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王德三。王德三外出巡视时,先后由刘平楷、张经辰负责。1930年底,省委主要领导人绝大部分被捕牺牲,省委领导机关遭到严重破坏,许多地方党组织失去联系而停止活动。
      二早期中共地方组织在昆明建立后开展的民族工作
      早期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在昆明建立后,在调查和认识云南省情、昆明市情的基础上,十分重视民族工作。
      1927年12月15日,中共云南临时省委便制定了第一个少数民族工作的政治纲领《少数民族问题大纲》,指出“云南党部应该注意少数民族斗争的领导,少数民族在农运中是一支有力的军队”。在对少数民族的政纲中提出“少数民族与汉族在工农兵代表会议之下平等自由结合;少数民族与汉族在政治上经济上有平等地位;要改进少数民族的经济地位,发展赞助少数民族文化的独立”。
      1928年12月,在中共云南党的代表大会决议案中提出“少数民族在地主及汉族统治阶级双重压迫之下,“朴拉无树桩,苗子无地方”,对于土地之要求和民族解放的斗争情绪,是工农革命战线的有力军队”,“今后应切实启发他们的阶级性,消灭他们的种族界限,使他们成为革命战场上的有力战斗者”。同月,省临委在给中央的总报告中详细汇报了滇南少数民族的历史、政治、经济、风俗习惯后提出,这些少数民族“在几重压迫之下,他们求解放的要求更是追切,所以这一问题在云南非常重要。”同年,省临委书记王德三在出席党的“六大”期间的发言中也强调了少数民族问题,指出:“云南、贵州、四川的落后民族,在民族感情上,很易团结,他们的斗争反抗是很有力的”,“我认为在农民运动中是值得注意这一问题的”。
      在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多次汇报了云南的少数民族情况之后,党中央对云南的民族工作也给予了关注和指导,在给云南党组织的指示中,数次强调“少数民族中的工作是云南党的重要工作之一”,“省委必须成立民族运动委员会,调少数民族中一两个得力同志参加工作,民族委员会的任务是:搜集材料,规定工作方法,并提出少数民族的要求”,“云南少数民族运动比全国各省都重要,在少数民族运动中首先要打破仇视的观念,要争取各民族群众为反帝国主义,反豪绅地主资产阶级而斗争。党为云南少数民族运动须印发极简单通俗之小册子与传单,发散到各民族群众中去。在党内要发告全省同志书解释这一工作的重要,在每次斗争中要提出他们的迫切要求”。
      三早期中共地方组织领导人离昆开展的民族工作
      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在领导开展革命斗争的实践中,同样注意了宣传、发动和组织少数民族群众。党组织领导人离开昆明后,在开展民族工作的同时对民族理论与政策进行了许多探索。
      王德三带领一批同志,离开昆明,深入滇南少数民族地区,向少数民族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启发少数民族人民的阶级觉悟。他经过广泛深入的调查研究,写出了长篇宣传材料《夷经》(也称《苗夷三字经》),用朗朗上口、浅显易懂的语言,诉说各民族人民的悲惨生活:“夷亲当佃,愁苦难言,苦上一年吃半年。面面饭、麻布衣,茅草房,无盐无油喝清汤。滚草窝,无被窝,点不起灯黑烤火。”宣传民族平等和民族团结:“工农兵,不分夷汉一条心;推翻军阀,消灭田主,夷汉平等同办工农兵政府。”号召各族人民:“革命!革命!受压迫阶级转时运。革命原要大家做,过河过桥自已过。党领上路跟着走,想望成功要争斗。”由于《夷经》道出了多少年来各族人民的心里话,指出了光明的出路,因而得到广泛流传,被少数民族誉为自已的“经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中共云南地方组织领导人李鑫、吴澄等也都先后离开昆明,深入滇南少数民族聚居区,发动群众建立农民协会,建立党的组织。吴澄还女扮男装,深入彝族、苗族村寨,学习民族语言,和群众亲切交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共产党员、昆明市学联主席黄明俊,深入到彝族聚居的蒙自县査尼皮山寨,通过办小学,宣传发动彝族群众,在彝族中发展了一批党员,创建了云南第一个少数民族山寨党支部,使查尼皮山区成为党的一个活动基地。当地民族群众掩护党组织在那里召开了第一次全省党员代表大会。
      中共云南地方组织还在一些少数民族聚居区发动了一系列的武装斗争,广大少数民族积极投身于党领导的革命斗争中,如1928年10月,省临委在苗、彝等民族聚居的蒙自阿加邑组织起义,准备起义成功后,建立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计划人数为1000人,由少数民族党员李开文任师长,已制作好工农革命军图记及红旗),成立苏维埃政权。原计划于10月31日利用农民“吃大賩”的习惯集合武装农民举行起义,由于缺乏周密计划,加上敌情变化及连日阴雨的恶劣气候等因素,起义没有能够举行,但是筹划起义的消息在迤南造成很大影响;1929年12月,根据蒙自中心县委的决定,由彝、苗等民族组成的查尼皮游击队,主动出击,消灭了盘据于麦冲(查尼皮与小东山之间的交通要道)的地霸武装,缴获长枪6只,毙敌8人,伤敌1人,为民除了害,也使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在这一地区的活动得到安全保障;1930年2月12日李静安和省委委员吴缉熙领导马关八寨一带30余村各族农民举行暴动,反对苛捐杂税,反对文(山)西(畴)马(关)三县联合团曹团长提取民间自卫枪支,当日拂晓,暴动队伍进攻曹部驻扎的腻科街,形成包围态势,后农民武装受到前来解围的地霸武装和曹部的内外夹击,因缺乏战斗经验,武器质劣,激战至中午后被迫撤退,部分人员被冲散,暴动失败,3月,地下党组织利用敌人之间的矛盾,击毙曹团长。
      这时期,中共云南地方组织领导发动的武装斗争虽由于各种原因而失败,许多革命志士壮烈牺牲。其中也包括不少少数民族党员、进步分子。如在昆明壮烈牺牲的白族女共产党员赵琴仙、回族共产党员马登云,到屏边做苗族头目统战工作时遇害的黄明俊。他们为谋求各民族人民的幸福和解放,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
      但是,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在昆明及少数民族地区播下了革命火种,留下了深远的影响。它对于中国共产党民族理论和政策在云南的贯彻,起到了划时代的开创作用。也为以后党在云南的民族工作打下了基础,提供了经验。
      (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 董杨)